還記得小的時候鉛筆寫到極短都快要拿不住的時候,老爸就會幫我們把兩隻鉛筆接在一起,結果上課上到一半打瞌睡還會被鉛筆刺到臉頰。以前總是很羨慕班上有人的削鉛筆機造型是一座風車很高級的樣子,像這種鉛筆的種種回憶卻沒有因為長大而消失。

東南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